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設為首頁 ----------
    免費注冊   會員登錄
    網站首頁  資訊中心  展會資訊  供求信息  企業黃頁  傳媒中心  模特天地  廣告人才  經典案例  設計創意  資源下載   
       
    關鍵字
     
    專題報道  
    調查稱八成高校青年教師認為自己處社會中下層
    發布人:lgx    發布時間:2012-9-15    點擊數:247    

    彭鋒(化名)今年33歲,國內名牌大學文科博士畢業,目前在北京某重點高校任講師。他每周教8個課時,與名教授一起承擔了兩項科研課題,沒有行政職務。

    彭鋒很忙,他計劃3年內發表6篇CSSCI(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)論文,拿到副教授職稱。為此,他把大半的時間分給了科研,其中不少又耗在寫標書、跑關系、找發票報銷上”。

    彭鋒已婚,他每年貢獻給家庭的工資大約4萬元,另有兩萬元的工資外收入是課題經費貼補”的。盡管高校教師這份工作穩定且聽起來很好”,但彭鋒在從政或經商的朋友面前沒多少自信。彭鋒被大家稱作知識分子,但他和同事們有時自嘲為知識工人”,或工蜂”族——光鮮外表下鴨梨山大”(即壓力很大——記者注),是單位的業務主力但收獲有限,多數忙碌于金字塔底端,僅少數人能拼到上層,才有資本做真正感興趣的事”。

    這是廉思研究團隊為70后”、80后”高校教師畫的一張像。

    統計顯示,我國高校40歲以下青年教師人數目前已超過86萬,占全國高校專職教師總數的63.3%。由廉思領銜的30人研究團隊歷時一年有余,在北京、上海、武漢、西安、廣州5個城市,對供職于包括985、211、普通高校、大專院校和成人/民辦高校在內高校的5138名青年教師,進行了第一次全國范圍內的抽樣問卷調查,結合深度訪談、焦點小組討論和參與式觀察等調查方法,完成了《工蜂——中國高校青年教師調查報告》。

    72.3%感到壓力大”

    科研任務重是最大壓力源

    彭鋒每天都覺得自己在跟時間賽跑”。

    他工作日的時間表通常是:上午讀書、查資料,帶幾個學生做調研,撰寫由老教授或系主任掛帥”的課題報告;下午到學校教兩個半小時的課,再找財務弄1個小時的報銷”。雙休日里,除了外出參加學術會議外,他給自己定了個文獻翻譯計劃”,為爭取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搜集素材。

    調查報告顯示,作為近九成擁有博士學位的高知群體,高校工蜂”族也是高壓人群。72.3%的受訪者直言壓力大”,其中更有36.3%的人認為壓力非常大”。

    壓力主要來自3個方面——科研任務重、教學任務多和經濟收入少。科研任務是最大壓力源。”廉思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調查發現,由于絕大多數高校把職稱和職務晉升與發表論文數、出版專著數、申請課題數等‘量化指標’直接掛鉤,78.1%的‘工蜂’認為,自己從事科研的時間‘不夠用’,甚至‘很不夠用’。”

    非升即走”的潛規則更加劇了彭鋒的緊迫感。很多人把大學老師工作視作‘鐵飯碗’,但對很多年輕老師來說,一個潛規則是:5年內不能從講師升到副教授,你在這個學校的教書生涯就基本結束了。”

    升副教授的依據當然是指標完成情況。但報告顯示,高校工蜂”族完成指標的狀況并不樂觀。

    近3年來,20.5%的文科工蜂”沒有在CSSCI上發表過論文,92.5%的理科工蜂”沒有在SCI(科學引文索引)上發表過論文,85.5%的工科工蜂”沒有在EI(工程引文索引)上發表過論文。沒有獨立著作的工蜂”占83.2%。

    彭鋒工作快5年了,身邊近2/3的同齡教師是講師職稱,只有約1/4是副教授職稱,40歲以下的教授幾乎看不到”。

    時代習慣了‘贏者通吃’,錦上添花多,雪中送炭少。”彭鋒坦言,職稱低讓工蜂”們感到掣肘頗多,副教授不能擔綱重大課題,即使他是實際研究的主力。科研經費和學術資源也都向學界‘精英’和‘大腕’靠攏。”報告也顯示,80.6%的工蜂”沒有主持過國家級課題項目,六成工蜂”一年的科研項目經費不足5萬元,61.6%的人沒有拿到過學校的研究資助。

    彭鋒有自己的研究興趣,但他目前的研究和生活都圍繞著馬上升副教授,40歲以前升教授”進行。為了成為蜂巢”上層的贏者”,他必須早出活、快出活、多出活,有時也不得不搞關系,甚至花錢買版面。

    調查顯示,沒有‘工蜂’認為影響論文發表的因素僅僅是質量,有超過2/3的人認為,人際關系與職稱會對論文發表產生重要影響。”廉思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當這些與你的身份、收入、尊嚴全部連在一起時,不少年輕的‘工蜂’只能低下高貴的頭顱,在學科專業標準的規訓下,生產高度專業化的知識產品,以步步追逐那個唯一的成功標準——擁有更高的文化資本和成為專業權威。”

    近七成每月難有結余

    14.2%主要靠兼職養家

    ‘大學老師’的名頭提起來能贏得同輩尊敬,但說起經濟收入,囊中羞澀的時候多。”彭鋒說。調查報告佐證了這一點。

    調查顯示,僅有13.4%的受訪者是由于‘收入高’而選擇當老師的,64.6%的‘工蜂’認為‘穩定性高’是當前工作最有吸引力的地方,62.1%則是由于‘名聲好’。”廉思分析,雖然擁有較多的無形資本,但工蜂”族的整體收入偏低,平均一年不足5萬元,只有10%的工蜂”能突破7萬元。

    2006年,北大教授阿憶曾在博客上曬收入”,提到工資收入不足以支撐日常開支。工作的第3年,彭鋒也曾對比過智力密集型行業”的工資單。他發現,金融業2010年的年人均工資是8萬多元,計算機和軟件業近7萬元。我們排在第三位,5.7萬元。但除去名教授、學科帶頭人的收入,很多青年老師達不到這個水平。”

    彭鋒不是沒有外塊”。但調查顯示,七成工蜂”的收入來源主要還是工資,五成人的年均工資外收入”不足兩萬元。

    報告指出:相比一些行業收入水平近年來的迅速提高,高校教師的相對經濟地位近年來不升反降。因此,適當提高高校青年教師待遇,為其建立基本生活保障體系是一項緊迫工作。”

    高校‘工蜂’族剛入職不久,工資和職稱相對較低,申請課題經費難度較大,而結婚、買房、買車、子女升學、贍養老人等經濟壓力又集中涌現,以致不少人不得不從事各種兼職,以代課、培訓、承攬項目等‘貼補家用’,甚至有14.2%受訪者以兼職收入為主要經濟來源。”廉思進一步向記者分析。

    由于有房貸壓力,彭鋒和妻子的收入每月加起來剛好收支平衡”,有時略亮紅燈”。

    而調查報告顯示,彭鋒的情況不在少數,每月能有經濟結余的工蜂”只占31.3%,23.7%的人收不抵支,11.8%的工蜂”在工作的前幾年內,經濟上主要靠父母和配偶支持。

    缺乏一份體面的收入,知識分子只能‘為稻粱謀’。”彭鋒坦言,由于其兼職承接的課題研究耗時不少,盡管家里有600本藏書,他近一年除專業書外,已很少有時間精致地閱讀”。部分工蜂”族在調查中坦言兼職影響了備課”,為貼補收入,對各種課題經費也節衣縮食”,該用的不舍得用,應該開的會不舍得開”。

    在一次與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平原的對話中,他針對‘工蜂’族表示,大學里做學問非要有‘閑暇’不可,古人說‘仰觀宇宙之大,俯察品物之盛,而自審其一人之生應有之地位,非有閑暇不為也’。”廉思告訴記者,但當不少教書育人者必須為世俗勞碌時,我們擔心青年知識分子正由‘精神貴族’淪為‘知識工人’,并把這種焦慮傳給下一代。”

    84.5%認為自己處于社會中下層

    無論從哪方面硬件條件來看,工蜂”族都不算屌絲”:高學歷,工作穩定,83.7%受訪者擁有本地城鎮戶口,八成有住房公積金,五成以上有醫療和養老保險。加上社會名望,高校工蜂”族應屬憑借學歷資本而上升”的中產階級。但調查報告顯示,這個人群的自我認知卻在下行”。

    對于如何認知自身社會地位”,5138位受訪高校青年教師中,84.5%認為自己處于社會中層及中層以下,其中,36%認為自己屬于中下層”,13.7%認為自己處于底層”,僅有14.1%認為自己處于中上層”,0.8%認為自己處于上層”,另有0.6%的受訪者未回答此問題。

    報告分析指出:整個社會的價值系統變了,權力和金錢取代知識與道德成為評價核心指標,這是令高校‘工蜂’族感到壓抑的重要背景。知識分子的整體地位下降,‘工蜂’族地位更加被邊緣化。”

    北京師范大學某房地產領域教授日前宣稱,若學生在40歲時還沒賺到4000萬元就別來見他。在廉思看來,此番言論中知識與金錢孰輕孰重的糾葛,正是上述變化的一個典型概括。

    高校內部的資源配置不均,論資排輩現象嚴重,官本位色彩濃”,有時也令彭鋒產生失落感”。

    報告顯示,過半數(54.0%)受訪工蜂”有類似感受。不同時代的青年知識分子,‘脫穎而出’的概率不一樣。目前,整個社會的學術、思想、文化等處于‘平臺期’——大致路徑及規模已經形成——年輕人的出頭比‘變革期’要困難很多。”陳平原教授對廉思研究團隊這樣分析工蜂”族的上升不易。

    報告還顯示,下行感”已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高校青年教師群體的角色定位和社會責任感。

    調查發現,在部分考慮過轉行的工蜂”中,22.8%的理想是公務員,想從事企業管理或金融行從的也分別有兩成左右。


    此外,在判斷自己是否優秀的標準上,有45.6%的受訪工蜂”認為同行認可是首要標準,其次是獲得政府認可,僅有23.4%的人把獲得社會認可”作為評判標準,這也令研究者感到擔憂。由于關乎基本利益的評審與晉升均由‘同行’或‘政府有關部門’決定,因此‘工蜂’族在思考問題時,會更多選擇站在學術立場和政府立場,很難做到‘為大眾思考’了。”廉思在報告中寫道。

    彭鋒至今記得,在自己讀書時,他的老師曾告訴他:一個合格的知識分子,要能為國家擔綱,也為后輩的成長贏得時間、空間和方向感。”但他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現在在校園里,無論教師還是學生,都行色匆匆,像工蜂”一樣,為找一份好工作,有一個好家庭,過自己的好日子而奔忙。

    當知識分子的眼界、旨趣和情懷,都縮到與時代精神沒有關系時,時代精神在哪里安放?”這是彭鋒忙碌之余,經常涌上心頭的問題。

     

    right
       
    ·中國法制新聞
    ·《中國新聞聚焦》雜志社
    ·珠海雜志--南方報業網
    ·快報·快新聞
    ·環球雜志-搜狐新聞中心
    cctv新聞
    ·新聞雜志
    ·新聞網站大全
    ·::: 青島新聞網 :::
    ·TOM新聞
    ·中國社會新聞網--中國法治新聞
    新聞中心
    多赢在线彩票靠谱吗
  •  
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客服中心 | 合作代理 | 廣告服務
     
      備案號:京ICP備11039883號-6  版權所有:北京成吉大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